PChome股市APP 最即時、最專業的台股資訊下載APP 關閉通知

仙女班出面喊冤 少龍案黑手呼之欲出



【記者王鵬舉/台北報導】

根據周刊王報導,華興靈修中心的創辦人少龍(本名徐浩城)先前捲入妨礙性自主、性侵未遂與藥師法等共十三項罰則,至今已收押逾四個月。少龍先前被媒體爆料疑涉騷擾或性侵。但針對此事,華興靈修中心嘉義組小組長葉耀芳,出面反駁絕無此事,直言少龍師父是被陷害了。



「華興靈修中心已經成立三十七年了,師父平常就是教我們進行心靈進修,追求心靈的平和,並沒有跟弟子有過多接觸,那些性侵、性騷擾的誣告,根本是子虛烏有!」已經在華興靈修中心修行二十多年的葉耀芳向周刊王記者大聲喊冤,為少龍打抱不平。

他進一步透露其中黑幕指出,性侵的事要從去年初說起,當時因為適逢過年期間,師兄師姐們和南投一家茶庄買茶葉與茶葉禮盒,一共買了四百盒,「才打開前四包就發現品質不好,於是大家紛紛退貨」在這之後,茶園的老闆娘疑似心生不滿,於是就要兩個身為前仙女班弟子的女兒出面指控少龍師父性侵,並捏造關於「仙女班」的不實指控,「把師父害的那麼慘,現在師父已經被收押了,還生了重病。」

周刊王實際走訪華興靈修中心位於台北市文山區的台北道場,並訪問到仙女班成員之一的安娜(化名)。安娜表示,她跟姊姊從小就跟著父母進到道場修行,二○一六年時,仙女班開始招生,她與姊姊就立刻報名參加,「其實仙女班的全名是仙女先修班,我們是一群想精進修道,發願全心全意投入修道,在心靈上與大道親近的弟子,但因為之前媒體的不實報導爆發後,有心人士不知道跟我父母說了什麼,讓他們強行的帶走姊姊回去了台中,之後還一直覺得我在這邊『水深火熱』所以一直想把我救出去。」

安娜指出,姊姊甚至在誣陷師父的事件爆發後,接受檢察官訊問,說少龍師父欺侮女弟子,「我也曾經問過她為什麼要作證這些不實的事,但她完全不聽,覺得只要讓師父認罪、道場關掉,我就可以回家,這一切都很荒唐,因為我根本不是被強迫的,師父也從來沒跟大家發生男女之情,這些有心人士這樣挑撥離間,害我的父母、姊姊再也不相信我,其實我也覺得很難過。」

仙女班另一個成員艾莉絲(化名)說,弟子們平常根本不會見到師父,「我們有一個班長,性質類似聯絡人,如果想跟師父會面只會透過聯絡人,我們與師父都沒有對方的聯絡方式,如果真的要與師父『面見』時,會客室的門也只是半掩,外面也還有其他等候的弟子在排隊。」

艾莉絲強調,弟子們平常都有工作,也各自住在自己家,平常沒來道場的時間也可以跟三五好友出去聚會或參與活動,「絕對沒有報導所稱通訊和人身自由遭到控制的事情,師父也說過,沒有人可以勉強任何人,並且還要求隨時要讓家人知道行蹤回報平安,「像我媽媽就知道這些事,也蠻支持我的。」



圖:少龍約談信眾房間(華興靈修中心提供)

相關報導:

弟子控「陷害少龍大聯盟」謀奪道場資產 企圖讓少龍病死獄中

「少龍」案最新!妹妹大義滅親指稱姊姊遭有心人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