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凸顯封測廠地位吃重 菲籍移工成產線要角


苗栗電子廠移工染疫凸顯台灣封測廠在全球半導體供應鏈關鍵地位,由於產線須24小時不間斷運作,加上市場需求強勁,遭逢疫情變數,外籍移工成為封測廠產線彈性調度的要角。

為求縮短時程迅速上線,英文能力佳的菲律賓籍移工成為封測廠和IC載板廠的最愛。

受到台灣本土COVID-19疫情影響,其中晶圓測試廠京元電和IC封測廠超豐位於苗栗竹南廠區外籍移工染疫,成為外界關注焦點;此外,包括日月光投控中壢廠、投控旗下矽品精密、IC載板廠南電、半導體晶圓封測廠精材等也有員工確診,面對疫情封測廠已升級防疫措施,防堵疫情擴散。

由於台灣後段專業委外封測代工(OSAT)產業在全球地位舉足輕重,封測業產線運作順暢與否、牽動全球半導體產品出貨,因此染疫的封測廠產線採取不停工運作、產線部分降載的營運模式,寧願讓所有外籍移工停班快篩檢測、改由緊急調度本國員工因應,此事件也凸顯台灣封測業的關鍵地位、以及外籍移工在台灣封測業的重要性。

從半導體供應鏈來看,封測業界高階主管指出,上游全球IC設計大廠包括高通(Qualcomm)、博通(Broadcom)、聯發科、輝達(Nvidia)、賽靈思(Xilinx)、甚至是蘋果(Apple)應用處理器等設計定案(tape out)之前,台灣OSAT封測業者就已參與其中,這些客戶確定投片給台積電或是聯電等晶圓代工廠的同時,也確定該由哪些台廠封測代工。

近期由於5G手機和網通基礎建設、高效能運算(HPC)等伺服器和資料中心、遠距辦公和教學應用的筆電和個人電腦、加上車用晶片緊缺,帶動高階和成熟晶片需求強勁,間接使得後段封測廠訂單爆量、產能稼動率滿載,台灣本土疫情更牽動封測廠產線能否持續運作以及全球半導體供應鏈供貨。

業界人士指出,封測和IC載板產品須兼顧數量和品質,產線採24小時全天輪班運作,本國員工不願夜間輪班,而外籍移工願意加班和夜間輪班,因此封測產業會僱用移工,因應產線彈性調度。

觀察台灣主要封測廠外籍移工規模,業界人士透露,日月光高雄廠外籍移工人數約3500名,中壢廠移工人數也在3500名左右,日月光投控旗下矽品移工人數約2000多名,占矽品整體員工比重近2成;整體日月光投控在台灣僱用的外籍移工人數估超過萬名,占投控台灣員工人數近6萬名比重約18%。

至於晶圓測試廠京元電移工人數約2100名,占整體員工人數約7200名比重約29%;IC封測廠超豐移工人數約千名,占整體4260位員工比重約23.4%;IC載板廠景碩外籍移工人數約500名,占台灣員工人數約5000名比重10%。

觀察封測業外籍移工屬性,日月光半導體僱用的外籍移工以菲律賓籍為主,京元電移工也以菲律賓籍為多數、加上少部分越南籍;景碩移工也以菲律賓籍為主,少部分是越南籍和印尼籍。業界高階主管指出,主要是菲律賓籍移工英文程度較佳、可縮短專業訓練時間,在短時期內操作封裝和測試機台。

從製程來看,業界人士表示,包括打線封裝(WB)、覆晶封裝(Flip Chip)以及凸塊晶圓(Bumping)等製程,外籍移工成為提高封裝產品稼動率和品質的關鍵要角,平均一名移工可兼顧多台封裝或測試機台;此外IC載板最終端的檢驗流程,更需要透過外籍移工的檢視才能過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