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炯明歷史的功與過(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


(大成報總主筆郭憲鈴專欄)中國近代史有一段「中山艦事件」,這是於民國15年廣東省長兼南方政府陸軍總長兼內政部長陳炯明與孫文大元帥政見不合而欲驅逐孫文離開廣東省而舉兵造反砲轟廣州大總統府,孫文乃逃到珠江上的永豐艦(後來改名為中山艦),經孫文收買滇軍、桂軍及素來就與陳炯明水火不容的粵軍許崇智部組織聯軍擊敗陳炯明,陳炯明戰敗後逃到香港;此役因蔣介石應孫文之召而自上海十里洋場回到廣州登上永豐艦參與對抗陳炯明之戰役而被國民黨一些御用文膽無限大澎脹為此戰役係由蔣介石領導指揮戰敗陳炯明;國民黨史料為無限大吹捧蔣介石乃極大醜化陳炯明的事蹟;而另一方面在此役中宋慶齡為掩護孫文逃離大總統府而不慎跌倒而流產,致而終身無法再懷胎故而恨極陳炯民,因此之故,在國共兩黨寫的近代史中陳炯明乃成極端惡毒的叛徒,幾乎一無是處,與為非作歹的盜匪無異;這是當代人撰寫近代史的盲點,很難公正客觀論述歷史人物的是非功過;而今時光已流逝一百年,當時的當事人均已蒙主寵召榮歸天家主懷安息;海內外也有很多歷史學者在對「中山艦事件」作客觀公正的研究與論述,結果陳炯明並非啥窮凶惡極的匪徒及蔣介石也非啥平定叛亂的英雄偉人,歷史的真相都一一展現再世人的眼前,所以真相是逃不過歷史的檢驗的。蘇聯創建人兼首任總書記列寧說「忘記歷史就是意謂著背叛」,唐太宗李世民也說:「以史為鑒可以知興替」,所以吾人絕不能亂編歷史欺騙世人遺害後世。

以蔣介石連日本士官學校都讀不畢業的料子就能在中國指點江山也就難怪日本那些軍國主義大將軍瞧不起他也瞧不起中國,隨隨便便派幾團兵團就想在「三個月亡華」(後來在「七七事變」40多天就被林彪的「平型關戰役」大敗傷亡一大半征華兵團而改變戰術戰略,不敢再妄想「三個月亡華」)。比起蔣介石的不學無術、陳炯明就太優秀了,他是廣東法政學堂第一屆優等生畢業,與曾任廣東中山大學校長的鄒魯是同窗同學(民國49年鄒魯與居正、張驚聲在台灣創辦第一所私立大專院校「淡江英專」〜現在的淡江大學)。陳炯明大學畢業後就回故鄉搞地方自治工作、提倡人權主義保障婦女權益及各種社會改革工作;1909年他當選廣東省諮議局議員為民喉舌伸張正義,對各種社會改革及人權法案尤為重視、奮鬥不懈。為可憾者、積弊已深顢頇無能的滿清政府對這位年輕政治工作者的正義之聲置若罔聞,無奈的陳炯明只好投筆從戎加入孫文的同盟會並參加敢死隊擔任第四隊隊長,他前後親身參加三次起義革命包括1911年4月的「廣州黃花崗之役」,惜乎全部失敗而逃亡香港或新加坡;惟還繼續關懷基層民眾的人權與婦權,不停地利用省諮議員身份向清政府作無謂的抗爭。

民國成立時陳炯明已擔任廣東省副都督並代理都督,他擔任廣東省都督期間對廣東省建樹頗多,他是個無政府主義者、他主張聯省自治,因此國家政治建設重點應該在省府,他希望中國像美國一樣實施「聯邦制」,各州(省)有較大的行政權與立法權來為地方民眾服務建設地方進而建設整個國家;所以他主張制定「省憲法」,明定省政府的行政工作要項與權限及省議會的立法項目;所以他反對南方政府的北伐,他認為北伐窮兵黷武勞民傷財,故而他也主張「裁兵減政」、讓久經戰亂之苦的中國民眾休養生息發展農工業、健全財政以加強地方建設造福人民;他也主張司法獨立、任何行政官員都不可干預司法審判;他在廣東省都督任內也嚴厲禁賭禁菸(鴉片)以及尊重女權和重視女性權益。

在廣東省都督任內還有一項偉大政績就是成立廣州市政廳(市政府),這是中國第一個現代化的市政府,是他到法國考察時學到的「他山之石」;後來孫科擔任廣州市長時胡漢民又將廣州市提為「中央直轄市」。從此廣州市有更大的自治權、市政建設開始突飛猛進而成為中國第一大港市與南方最大的門戶。

1920年手無寸鐵的孫文面對一堆兵強馬壯的大小北洋軍閥到處壓榨人民侵佔人民財產破壞法紀而完全束手無策,因此極想趕快尋找財源籌募軍餉以建立一支革命武力俾北伐完成全國統一的建國大業;就在孫文每天在上海家中與革命夥伴空想清談當街友時,故鄉廣東省長陳炯明捎來信邀請孫文返鄉再思建國大計,孫文遂偕同唐紹儀與伍廷芳回到廣州市成立大元帥府;1921年孫文召集在南方各省的國會議員召開非常會議推選孫文為非常大總統成立軍政府準備北伐,但陳炯明以廣東軍絕對尚非北方軍之對手,兩方軍力非常懸殊而反對北伐;而且主張聯省自治的陳炯明根本反對窮兵黷武勞民傷財的北伐軍事行動,他建議各省和平自治、互不武力侵犯,並且裁兵減政以加強各省地方建設充實中國國力;他的政見顯然與主張武力統一全國的孫文南轅北轍、鮮有交集;在無法溝通之下陳炯明遂下逐客令要求孫文離開廣東,但是請神容易送神難,誰知孫文竟買通素與廣東不睦的桂軍與滇軍及長期與陳炯明水火不容的另一支粵軍許崇智部組織「聯軍」與陳炯明對抗,陳炯明遂下令所部砲轟觀音山總統府,孫文逃到永豐艦躲藏(永豐艦後來改名為中山艦),這就是中國近代史的「中山艦事件」;在孫文逃亡的過程中其夫人宋慶齡因而流產且終身無法再懷孕;這就是後來國共兩黨的近代史都將陳炯明寫得不堪入目的原因。

從上述歷史演變來看孫文最後戰勝陳炯明原因應是桂滇兩支軍隊之助,尤其是驍勇善戰的桂軍,此期間在上海當黑幫首領黃金榮小弟的蔣介石隻身來粵能發生多大的助力以戰勝陳炯明的大軍實在令人很難置信,然台灣國民黨寫的近代史將蔣介石寫成民族救星、世界偉人的「力拔山兮氣蓋世」的英雄好漢,也真的是低級白癡才會相信:從上述史實來看陳炯明應該也是一位勤政愛民愛鄉土的政治家,比起蔣介石這樣的無賴漢來看,孫文真是看錯人用錯人了;孫文這步錯棋害了他自己領導建立的國民黨與中華民國,也差一點害死自己心愛的小心肝宋慶齡;中華民國第一屆中央研究院院士及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任中央科學院院長、國務院副總理郭沫若大師就如此說蔣介石:「蔣介石是地痞流氓、土豪劣紳、貪官汙吏、賣國軍閥,所有一切反動派、反革命勢力的中心力量,是一個比吳佩孚、孫傳芳、張作霖、張宗昌等還要凶頑、還要狠毒、還要狡滑的劊子手」,美國杜魯門總統說蔣介石「他們一家都是賊」。

今年中秋節隔天是陳炯明仙逝88年忌日;歷史應該還給他一些真相,否則就是列寧說的「忘記歷史就是背叛」。(作者郭憲鈴係大成報總主筆、曾任全國營造公會總幹事、現任台灣國策研究會會長)(本專欄言論非代表本報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