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home股市APP 最即時、最專業的台股資訊下載APP 關閉通知

東方之珠煙硝四起 香港戰場「五大對戰」劇本分析


中國通過授權制定港版《國安法》立法草案,美國揚言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地位及後續採取制裁措施,美中雙方的對抗力道持續升高,香港的金融地位搖搖欲墜,雙方要如何迴旋出招,各方皆注目以待。

中國人大5月28日通過授權制定港版《國安法》立法草案後,美國揚言將取消香港獨立關稅區的地位,並將祭出後續的制裁措施。瞬時雙方緊繃的關係升到最高點,各界也都在揣測後續美中還會陸續出哪些奇招,會造成什麼影響。

對戰1 對香港貿易報復,美國會反傷自己?

5月29日凌晨,香港特區政府發布新聞稿指出,美國對香港施加制裁,會嚴重損害美國自身利益。因為過去10年,香港是美國最大貿易順差的來源,每年約有300多億美元,從2009至2018年期間累計的貿易順差總額達2,970億美元。香港是美國紅酒的全球第3大出口市場,牛肉第4大出口市場,農產品則為第7大。

但問題是香港人吃得了這麼多嗎?香港從美國進口這麼多商品,並不是供應香港內需市場,香港是免進口關稅的自由港,中國的進口關稅卻很高,因此美中港之間存在著「競租」(Rent Seeking)條件。中國有力人士在香港設立公司,從美國進口大批物資到香港,然後轉口回內地。加上香港與中國簽訂了CEPA(更緊密經貿關係安排),互有租稅優惠,因此在中國直接從美國進口相同的貨品,會比經由香港轉口貿易負擔更高額的關稅。有關係的人就藉由取得原產地證書,享有此轉口貿易的獲利。

若香港提高對美國商品的進口關稅來報復美國,繳稅的是買方香港,不是賣方。利益受損的是不能再進行轉口貿易套利的中國有力人士,而不是美國。至於美國會不會對從香港進口的商品課徵高關稅,事實上這根本不重要,因為美國每年從香港的進口只有約5億美元。因此美國可能的反制作為是,限制機敏科技產品出口到香港。過去由於美國限制一些機敏科技產品出口到中國,因此許多中國業者就藉由香港的白手套進口,再轉手獲得。現在美國就趁這個機會把漏洞補上。

對戰2 港幣美元聯繫匯率何去何從?

包括Bloomberg等國際媒體都有文章討論,猜測川普可能禁止港幣與美元之間的自由兌換,或是中止港幣美元聯繫匯率。事實上是否維持連續匯率,主動權在中國。1983年10月至今的港幣聯繫匯率,已經有37年歷史,主要目的就是香港政府必須穩定港幣匯率,以吸引外資。

中國高層對於港幣聯繫匯率可能有不同的看法,但為避免對香港金融中心的衝擊,只好隱忍不發。至於港幣與美元之間能否自由兌換,那應該是取決於持有者雙方的意願。6月12日美國財政部長梅努欽(Steven Mnuchin)提出,將研議資金流入香港,惟缺乏進一步說明如何操作。川普即使不想讓美元給別人搭便車,變成敵方的交易工具,也莫可奈何,他最多只能限制美國銀行進行該項業務。

事實上中國要注意的是,過去全球一有危機發生,往往伴隨著「美元荒」,因為市場為了避險而搶持美元資產。這次疫情發生後,美元荒再次出現。為了解決一些國家在國際支出的美元短缺,目前有9個國家央行參與貨幣互換協議,今年以來已經出現了3次貨幣互換機制。中國現在要挑戰美元地位,恐怕脫離現實太遠。

對戰3 「外國公司問責法」逼迫美國中概股下市

過去在美國掛牌的公司,因為中國以國家安全為由,禁止會計師的審計紀錄被轉移出國,因而造成這些中國企業未經「上市公司會計監督委員會」(Public Company Accounting Oversight Board, PCAOB)的審計監督就上市,成為美國證券交易法的大漏洞。這些年來,中國企業的審計品質一直受到質疑,但美國監管單位還是無法審核該公司原始財報資料。

因此以火箭般速度崛起,在那斯達克掛牌的瑞幸咖啡,在今年4月爆出財務數據造假之後,美國參議院在民氣可用下,火速在5月20日以全數通過《外國公司問責法》(Holding Foreign Companies Accountable Act)以回應。該法案(還未正式生效)規定,在美上市的外國公司必須財務審計透明,並遵循與美國企業一樣的稽核審計程序,簽證的會計師事務所須受到PCAOB的監督,並且提交文件證明它不屬於外國政府所有或控制。對於已經上市的公司,PCAOB若連續3年無法對該公司的簽證會計師事務所進行審查,這家公司的證券將被禁止在美國交易。中國若是堅持抗拒公開,在美國上市的249檔陸企,市值1.2兆美元,占美國股市3.3%,恐將被「集體退市」,這對美中兩國將造成什麼衝擊呢?

對戰4 港交所為吸引第二上市破壞規定

中國民族主義者認為,美國對中國在美上市公司極不友善,將有助於轉往香港掛牌,推升香港在全球籌資市場的地位。由於這些已經在美上市的公司若要下市,成本較高,期程不易掌握,因此一般預料會開始展開到香港第二上市以為因應。港交所為了爭取這些貴客,甚至不計毀譽的給予相關豁免規定。香港能有今日的金融中心地位,主要靠的就是公平與自由,今日給了這些新貴特權,有助於港股一時之熱,但對後來整體的發展是否會成為另一種負擔?

2018年2月23日港交所針對上市規則做出歷史性的修改,對阿里巴巴等在2017年12月15日前,已在境外上市的中國企業提出若干豁免,以吸引它們來到香港做第二上市。這些特別豁免包括:不視為香港公司、簡化股權披露、股東權益保障與財務揭露等等。2019年11月26日阿里巴巴正式在港交所掛牌上市,首日開盤一度上漲7.7%,成為港股第一大市值公司。

今年初阿里巴巴希望能夠被納入「港股通」的名單,這也引發其與中國股市的矛盾,因為一旦納入又不知從中國吸收多少資金活水。未來其他公司也循此模式,那將嚴重擠壓中國內地股市。5月底市場傳出港交所已核准京東及網易的第二上市申請,預料矛盾將快速升高。

對戰5 人民幣與美元利差是川普罩門

2018年中國公布11條金融開放措施,放寬外資持股比例限制與業務範圍,2019年7月又提出「新11條」加快開放速度。據報載,高盛、瑞銀、摩根大通和野村控股等金融巨頭皆已經在2020年初提高持股過半,也就是增加對中國的投資。這在實體產業紛紛從中國撤資,中國出現外匯緊張的同時,對中國是不是及時雨呢?今年5月之前,川普一再壓低美元匯率以利出口,但5月中旬後突然改口支持「強勢美元」,應該是要抑制資金流向中國!

但今年以來美國連續兩次大降息到幾乎零利率,使得美中兩國的利差再次擴大,再加上聯準會大幅收購各種債券,所釋出幾乎零成本的資金會不會外溢到中國呢?今年2月下旬,中國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找人民銀行等召開國際記者會,除了推銷其抗疫成績外,加強吸收國際資金也是其重點。同時中國人民銀行與外匯局為擴大中國企業借用外債空間,將企業跨境融資風險加權餘額上限由原來淨資產的2倍提高到2.5倍,讓中國企業的外債空間馬上增加數百億美元。這種種對可動用外匯不是很充裕的中國來說,亦不無小補。

再如港版《國安法》風波後,一般認為會加速港幣弱化,香港資金外逃至新加坡等地的消息也時有所聞。然而由於港美之間的利差一度超過100點,6月中旬還有60至70個基點,結果反而造成資金湧入、港元不斷走強,連續觸及強方兌換保證。因此美國的低利率,以及美中兩地顯著的利差,極可能成為川普在金融戰中的弱點破口。(本文作者為台灣金融研訓院副研究員)